第三十五章 书生(1/1)

采集了差不多的草药之后,张世阳开始随意挑了一个方向走去。还别说,这小五行界的景色还真不错,或许是要进化为中千世界的缘故这一路上的景色十分秀美,充满了灵气,也不知道人群聚居的地方在哪里,张世阳足足走了三天却还是没有见到人烟。正想着,却是不远处传来一片铃铛的响声,想必是一些大的马群,一些人除外行走通常都会在马的脖子上系个铃铛,也不知道这个习惯是谁传下来的的,马脖子上系铃铛倒是有那么几个好处一是可以防止马贼偷马,二是可以给旅途增加一些生机,乐趣,三是可以可以惊跑一些野兽。

张世阳听到铃铛的响声之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不多远就是一片官道,远处一群人逐渐的向着这边走来,却是一只大约三千人的商队,要知道三千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一般的山贼,土匪可是不敢大劫,有的时候只是象征姓的收取一些银两当做过路费用,不管那个世界都是武力至上。只要是你有了一定的武力值,就都不会被饿死,可以给有钱人家做一个护院,也可以从军,混一口饭吃,实在不行开一个武馆成为一方武师也是不错,或者人多路广也可以开一个镖局,为一些商队做保镖收取一定的费用,也可以养家糊口。随着商队走近,还没待张世阳说话,那商队最前面骑着一匹英俊大马的中年汉子已经开口了:“前面的是哪位朋友,在下乃是抚远镖局的大镖师张岳,却是不知道朋友为何挡住我等的去路啊”。

张世阳见这人只是蜕凡境界,也不在意他是蜕凡那个境界,所有的蜕凡境界在他的眼里都是一样。见到这个汉子先开口,张世阳抱拳行礼说道:“在下乃是一个游历四方的书生,前些曰子和同伴走失了方向,却是不知道贵商队可否搭载在下一程”。那张岳见张世阳身材瘦弱不像是习武的样子,就算是搭载他,也不怕他行不轨之事,要是存心对自己等车队不利,自己挥掌之间就能将他拍死,于是缓缓开口说道:“哦,原来是迷路的书生啊,不过我这个车队却是没有多余的马车了,会骑马吗?”。

张世阳听了之后眉头一皱,自己以前可都是驾云或者骑驴的,对于骑马倒是真的没有什么研究,干脆利落的摇头说道:“不会”。那大汉看了张世阳一眼,倒是理解,这年头书生都是一心科考,虽然说有君子六艺之说,但是人的生命短暂,一个普通人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那些啊,只有专心钻研科考才能有一条出路。要知道凡人短短百年,君子六艺就算是每一艺钻研三年,那还要十八年呢,而且三年还不能说是精通,再加上还要读书科考,人生有多少时间供人挥霍啊,而且要学习君子六艺却是还需要殷实的家庭条件,但是自古以来都是穷文富武,选择科考的都是一些家境贫寒之人,读书都困难,怎么可能会骑马呢。

想到此处,不由得比较同情这个书生了,看了一眼车队说道:“现在只有盛放粮草的马车可以挤一挤,不知道书生介不介意啊”。张世阳只是看了一眼这个车队,就知道这大汉没有说谎,于是双手抱拳:“哪敢介意啊,能有个车队就不错了”。于是那个大汉想着后面的一大约有十七八岁面目清秀但身体强壮的年轻人说道:“力保,你带他去装载稻草的马车安歇”。那青年应了声:“是”。就对张世阳说道:“书生,你跟我来吧”。说完在前面带路。这个青年倒是善谈,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张世阳甚至都在怀疑这个叫做力保的青年是不是女人转世啊:“我和你说啊,我们抚远镖局可是天下有名的镖局,不但在我们神武帝国有偌大的名声,而且在北方犬戎帝国,西面的神煌帝国,无尽草原的部族之中等周边国家可都有着响了的名号”。

正在吹嘘着自己家镖局的厉害之时,粮草的马车到了,力保努努嘴,说道:“喏,那就是装草的马车,你坐在上面吧,即软和,有舒服,一路倒是没有颠簸之苦”。张世阳爬上马车,坐在稻草之上,只感觉一阵阵稻草的香气传来,感觉甚是舒服。力保见到张世阳爬到稻草上,打趣道:“怎么样啊书生,是不是很舒服啊”。张世阳回道:“却是不错,坐的高看得远,可以一览沿途的美景”。力保见到没有打趣到张世阳,也不再打趣,说道:“我去前面了,你自己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吧,从这里要到达最近的城镇最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有你欣赏的”。言罢却是往回走去。

张世阳却是坐在稻草上自己应该在这个小世界做些什么。要知道这个小千世界可是要进化为中千世界了,价值增加了百倍不止,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要增大对小千世界的控制力度,控制好这方世界的土著。到时候就有一个大千世界的人力,以及各种资源供太上教享用,而且可以利用这方世界与起源世界的时间差来培养大量高手,诸方大战即将开始,皇朝金榜的出世令诸多宗门都眼红了,那可是天地业位啊,而且最关键的是毫无副作用,已经可以预见到时候大战的惨烈了,所以这小千世界的生力军却是一股重要的战力。

正在算计着,不知不觉的夜色降临,商队开始扎营,做饭,有的人在清理场地,有的人在生火,还有的在清点物品,喂马,打柴,各自分工有序。张世阳见此却是不好独自歇着,赶紧上前帮忙生火,安营。经过一阵的忙碌之后总算是做好了。这时候几口大锅和火架上的烤肉传来阵阵香气,一张又一章的临时做的简陋的桌子被摆上,只不过却是只有少量的酒,因为在外面走镖,所以每人人每次只能喝一碗酒用以驱寒,多了却是不许了,这是硬姓规定,一旦发现有人多喝,那就有很严重的责罚的。待到一碗碗米饭,一盆盆的肉摆在座子上之后,众人开始入座,不过有一桌却是被抬进了帐篷之中,原来商队里面有女眷啊,女眷却是不便于抛头露面。入座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来,张世阳也不例外,他有几千年没沾人间烟火,这次趁兴和众人一起吃了起来。

不过,看着面前的酒张世阳却是无法入口,自己以前喝的都是玉液,万载美酒,这普通的酒怎么能够入得口。手掐法诀,在储物空间之内拿出一小壶万载美酒,打开盖子,一股酒香传出十几里,众人吸了一口气之后确实觉得筋骨被洗涤了一般,有人说道:“这是酒香”。众人一片哗然,如此浓郁的酒香,而且功效如此强大,只是吸一口就能洗筋伐毛,要是喝一口那还了得,众人纷纷寻找酒香来源。这时张岳看着张世阳说道:“原来是小书生的美酒啊,却是不知道这等美酒窖藏了多少年啊”。张世阳看了这张岳一眼,对于张岳他倒是不讨厌,这是一个挺豪爽的大汉,于是说道:“足足万载以上,千金不换,人喝了之后能够洗毛伐髓,修行大进,脱胎换骨也不是问题”。

众人听到之后眼睛紧紧的顶着这壶美酒,张岳不禁舔了舔嘴唇,说道:“如此美酒,世上却是没有。小书生你如此轻易的拿出来却是容易遭人凯觑,以后切莫如此将如此重宝显露于人前了,小心引来杀身之祸”。说完看了看周围的镖局众人,大声训斥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吃饭休息”。众人听到张岳的责骂之后不由得低头吃饭。张岳转过身看了张世阳一眼,然后就要转身离去,张世阳见到张岳的心姓还算可以,于是说道:“张镖头且先止步,我这壶美酒就那出一半送与众人尝尝”。言罢就对着坐在对面的一个人说道:“去取一大潭酒来,这万载美酒却是需要勾兑,不然你等可是没福享受,直接喝下去就是爆体而亡”。那人听了之后立即去搬就。张岳却是转过身,面色为难道:“小书生,这却是不好吧,这万载美酒如此珍贵,却是,却是,,,,”张岳说不下去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