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传武(1/2)

马浩听了张世阳的话匆匆的跑回家,张世阳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为了想办法栽培这个苗子,张世阳可是死了无数的脑细胞,毕竟马寡妇一个人自己守寡,要是太过于接触的话其名声不太好。张世阳左想右想也没有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最后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也不知道马寡妇能不能接受。

多想自是无益,张世阳自是不会做那种无用功,于是就开始做饭歇息。第二天第一个到学堂的还是马浩,只不过此时马浩情绪有些低落,来到张世阳面前:“见过先生”。张世阳见马浩情绪低落,于是低声问道:“怎么了,一大早哭丧着脸?”。马浩闻言头更低了:“先生,我母亲不同意抛头露面”。

张世阳闻言却是面色丝毫不漏惊讶之色,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晚上放学之后你等我,我与你一同前去,劝劝你的母亲”。马浩闻言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先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不怎么惊讶啊”。张世阳闻言点点头:“嗯,此时之前我早有预料,这种结果在我预料之内”。马浩闻言点点头,心中喃喃自语:“先生也忒奇怪了,既然早有预料,那还叫昨晚回去说什么啊,还不如先生自己直接去劝我母亲来的痛快”。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谨遵先生的话,直接走进学堂去温习功课了。张世阳一边逗弄着鹦鹉一边暗暗思考,到晚上应该怎么劝说马寡妇同意此事。虽然说张世阳可以心甘情愿的每个月拿出五两银子来送给马浩,但是想到一旦被别人知晓,那可就更加的糟糕了,指定风言风语传的更厉害,到时候马寡妇如何做人啊。当然有的人会问:“你悄悄地给马浩银子,到时候谁知道啊?”。但是张世阳却是考虑到以后马浩去县学堂念书,到时候指定少不了大量银子的花销,各种人际关系,交往,念书,上下打点那个不需要银子啊,到时候这大量银子马浩在哪拿出来的啊?。

这到时候必定是一个巨大的破绽,一旦马浩在县学堂内在得罪什么人,然后对方看出这个破绽,再加以利用,设计陷害马浩一个偷盗之罪,马浩就是有三张嘴也说不清。到时候只好把事实抖搂出来,这种事情一旦传出,人们风言风语的传的指定会更加厉害,到时候估计都能把一个好端端的女人给逼死。有鉴于此,张世阳不得不大费周折煞费苦心的为马浩安排,却是比知道马寡妇和马浩能不能理解张世阳的这番苦心。

随着第一个学生的到来,过不了多时就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多人,伴随着一声声的“先生好”,却是学堂里面的座位已经逐渐坐满了人。张世阳放下手中的兔子,走进学堂,站立在讲桌上凝视着众人,一群孩子再见到张世阳进屋之后就停止了议论,然后乖乖的看着张世阳。“早读开始”,张世阳发话了。“天地有正气,,,”。不多时一首正气歌就已经背的朗朗上口,结束了。

可惜啊,张世阳有些感叹,再也没有像马浩一样有天赋的学生了。除了马浩之外,再也没有人可以养出浩然正气。张世阳却是知道自己想多了,能养出浩然正气的那个不是白首皓然读了几十年书的大儒啊,毕竟不管在哪里,天才总是很少见的,思索间诵读已经完毕,张世阳已经开口:“你们都是一群有天赋的好孩子”。这群孩子见到张世阳夸赞他们,一个个都是喜笑颜开,骄傲的挺了挺头,但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们之中想必有些人是不喜欢的,只喜欢舞刀弄枪,梦想以后做一个百战的将军或者是武林侠客的,不知道有哪些人是喜欢舞刀弄枪,梦想做一个大侠的,站出来给我瞧一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