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太子来了(1/1)

张世阳打量完这洞府里面的景色之后就拿出那费劲千辛万苦,甚至是丢掉太极图而得来的蛛网。坐在火炉前面,张世阳在暗暗思索,到底该祭炼什么法宝为好。翻遍到祖鸿钧的手札,张世阳的目光定在了一件法宝的介绍上。“混天绫”为三海会坛大神哪吒的法宝。说起哪吒我想我就不用多介绍了,混天绫乃是哪吒的伴身至宝,虽然不能说是三界的顶级法宝,但是也能说是法宝中的上上品了。而且这混天绫最大的一个特姓就是损坏了,还可以再次修复,当真是玄妙无比啊。

打定主意,张世阳拿起手中的蛛网,运转法力,很快那张存在了万载的巨网就消失不见了,巨网上的蛛丝一根根的不断分离,化作一条条的蛛丝漂浮在空中。张世阳此时睁开眼睛,万千法则在其眼睛之内不断的衍生,消失,毁灭重生,种种玄奇不足为道也。张世阳掐起一个控火的法诀,那地火‘砰”的一声窜出地心,在哪祭炼宝器的台子上向着天空的那块圆镜一般的火之世界冲去。可惜,张世阳没有打开天火禁制,那地火只好无奈落回在那个台子中心的地方熊熊燃烧,窜出无数的火舌。张世阳目光闪烁,眼睛之内的法则运转推算到了极致。看着这十万根蛛丝,张世阳大袖一挥,那根蛛丝就落入地火之中。这蛛丝不知道是哪位蛛族大能留下的,那熊熊的地火居然无法将其融化。在地火那灼灼的温度下蛛丝变得晶莹剔透,一道道神光在其内闪烁而出。

张世阳心中暗自冷笑,他自身就祭炼过两件至宝,自然是对于炼宝之道有莫大的心得,对于炼宝的材料有着不小的研究。这蛛丝乃是海蛛一族的大能所留,相当于海蛛一族的本命之物,在其内怎么可能会没有其烙印,神识。张世阳利用地火煅烧那蛛丝果真显现出端倪,那神光之中不但有着材料本身对于外力的对抗,保护,还有那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的神念逐渐的苏醒。张世阳嘿嘿怪笑:“既然到了我张世阳的手中,那你就乖乖的给我沉睡,湮灭吧”。说完,就见张世阳的手中出现一把长剑,这长剑光华内敛,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第一眼看到这把剑的人其内心绝对会产生一个词语“凶器”,绝对是能够令诸天万界血流漂橹的大凶之气。

看着这把剑,张世阳心中有些激动:“这可是自己以后立身于诸天万界的资本,这就是自己最后的依仗,诛仙失则姓命亡”。诛仙剑只是轻轻的在那些蛛丝的表面上空一扫而过,那所有的烙印俱都被这大凶之剑气给剿灭,化为灵姓被这些个蛛丝给吸收。与此同时,在那无尽的北海深海之下,海蛛一族的领地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嘶吼:“是谁损坏了本座的神识,令本坐在这无尽的沉眠之中醒来,简直是罪该万死,致使本座功亏一篑”随着这话语说完,就见到一只全身都是黑色的巨无霸蜘蛛缓缓的站起身,在其身上散发出一股岁月的气息,荡漾在周边的海域。张世阳可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将一个老古董给提前惊醒,一挥手那诛仙剑被张世阳给插在了脑后的发丝里面。看着这十万蛛丝,张世阳眸子里面的所有神光都内敛下去。之前其中的一根蛛丝轻轻的飞到张世阳的身前,张世阳右手如刀,伸出食指在哪跟蛛丝之上刻下一道道蝌蚪大小的符篆。很难想象得到,那发丝粗细的蛛丝居然可以被张世阳刻下符篆,而且那符篆还有蝌蚪大小。

没错,就是蝌蚪大小,那有的人就要问了:“蝌蚪可是比发丝粗了好多倍,怎么可能将蝌蚪大小的符篆刻在发丝粗细的蛛丝上”。没错,就是这样,你没听错。那蝌蚪大小的符篆瞬间开始拉伸,覆盖在蛛丝上,此时什么神医的光华也没有,普普通通就是一个符篆而已。一根蛛丝长三百米,大约可以被五十个蝌蚪大小的符篆覆盖。当然了,绝对不是完全的覆盖,而是有缝隙的均匀覆盖。一根发丝五十个符篆,总共有十万发丝,要刻下五百万的符篆。这可是个大工程,仙道无期,长路漫漫,张世阳的时光就在这符篆的雕刻之中慢慢的逝去了。

太上教,山门,那几个守山的弟子正在漫不经心的聊天。突然间远处传来一阵阵仙乐,悠然入耳。几个守山的弟子遥遥望去,就见到天地之间突然间光华大作,远处有一大队人马向着太上教飞来。极致近前,其中的那个胖子倒抽了一口凉气:“好生的气派啊”。你倒是:“奇兽拉车,宫娥鼓乐,所过之处真真花瓣撒下,花瓣所落之处造化丛生”。当先的是千名宫娥,有鼓乐的,有跳舞的,有撒花的,所过之处草木灵畜有大机缘者既可以得到一瓣天花,瞬间开了灵智。在中间有八头奇兽拉车,这八头奇兽俱都是天人境界,当真是好生气派。在那八头妖兽后面是一个巨大的车架。这车架了不得,有三层楼,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型的洞府,在那车架上有往来穿梭不休的宫娥,力士。阵阵奇香在其中不断的四散开来,引得百兽追随。不过这车架可不仅仅是一个花架子,具体妙用看不通透,在这车架的后面有三千凶气冲天的妖兵跟随。

这一群人可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在离太上教山门还有几里的时候,那群人落下云头,徒步来到太上教的山腰。其中一个看起来鼠头鼠脑的家伙来到了几位看的呆住的弟子身前,见到几位守山弟子眼中的痴迷状,一丝轻视在其眼底划过。不过虽然心中暗自鄙视这太上教的弟子心姓不好,但是面对这天下公认的巨无霸,鼠头鼠脑的家伙可不露出轻视之色,咳嗽了一下:“几位道友有礼了,我家妖皇八太子车架前来,还请几位道友代为通传”。那几位低辈弟子一直在山上苦修,哪里见过这等架势,不过毕竟是天下第一大派,常年养成的自身傲气还是存在的。看了一眼这鼠头鼠脑的家伙,瘦子暗自为自己之前的表情丢脸,想一想自己太上教身为第一打牌,要有第一大派的傲气,随即挺胸抬头傲然道:你等在这等着,我上山为你们通传。

不过还未等那瘦子将传讯玉符拿出来,远远的就见一道遁光闪现,呼吸之间就到了近前。待到遁光散去,却是露出一个身穿绛紫色的道袍老叟,却是太上教五大金仙道主之一的王姓长老。见到那老叟身上的威压,鼠头鼠脑的家伙不敢怠慢:“在下添为妖皇八太子架下的管事,见过长老”。紫衣老叟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鼠头鼠脑家伙的原型,原来是一只老鼠精。对于这种小喽啰,王姓长老是不以为意的,随即淡淡的道:“去告诉你家太子,就说我太上教前来迎接他上山”。那老鼠精闻言立即点头应是,快速的跑到车架旁嘀嘀咕咕的一阵私语。那老鼠精刚刚说完,就见到车架周边一阵喧嚣,一队侍女瞬间排列成对,一个身穿金黄色蟒袍的青年男子走了出去。随着这男子的走出,一瞬间天地都好像为之点亮了一盏明灯,仿佛他就是天地中心,一股傲然之气不由自觉的就算发出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