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治与两难(1/1)

听到王长老的这句话,妖皇太子面色一变:“唉,想来都是那四大凶兽的过错,四大凶兽控制这百万妖兽冲山,而今四大凶兽伏法,我百万妖族何其无辜啊,还请师叔行行好,放了这百万妖族的吧”。王长老闻言面色一变,随即一叹:“等你救好了倾城仙子再说吧,到时候你面向道祖,可以直接请求太上道祖下令放了你妖族的部众”。妖皇太子听到此言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这不是王长老的推脱之言就是那王长老真的是有心无力。看这妖皇太子在沉思,王长老无奈的道:“贤侄,无需如此,只要道祖的一道手书,我像张世阳那小子还不会不给道祖的面子”。顿了顿:“我倒是想要将你妖族部众给放了,可是实在是有心无力啊,不瞒你说,也不怕你笑话,我面对那小子设下的禁制是半点办法也没有,那禁止不是我能够破解的,要是强力破解,恐怕那百万妖族要死伤的一干二净了”。

要皇太子闻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王长老:“那禁制果真如此难缠?”王长老苦笑:“何止是难缠啊,就算是道祖亲自出手恐怕除了强力破解之外我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不过要是强力出手恐怕那百万妖族会被道祖那庞大的法力给一瞬间震死啊”。此题简直就是无解,除了出题的人,没有人能够解答出来,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将这题目给撕碎,或者放弃干脆就不答题。不过要是想要将那百万妖族放出来那可是不能够耍赖的,只能够按照出题人的规则去答题。妖皇太子听到王长老这么说,心中最后那一丝侥幸也是放弃了:“等救完倾城之后我定要去哪由我百万妖族活生生祭炼的宝塔前面看一看,看看这同阶第一人的手段到底是如何了得”。王长老闻言在心中一叹:“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妖皇太子不服,想要比试一番罢了”,不过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王长老嘴上可不能就这么说出来。

转移话题是此刻的最好选择:“八太子,倾城仙子的病耽误不得,每多耽误一会,分就可能增加一份危险,你我还是先上去见过道祖如何?”。虽然对与张世阳有诸多不服,但是毕竟是妖族的未来继承人之一,这点大局观还是有的:“好,先将倾城的病治好在说,倾城要紧”。说罢二位就快速的往山上行去,不多时就来到了李道宗平曰里闭关的密室。早在妖皇太子来临之前太上道祖就将倾城仙子的肉身给转移到外宗来了。要知道内宗可是太上教的根本,就连平曰里的宗门精英弟子都不知道自己所呆之地是一出大千世界,只道是宗门的一处秘境罢了。太上教防御如此之严的宗门秘密怎么会叫妖皇太子知道。就连进也不能叫妖皇太子进去。妖皇太子是什么身份,什么眼光,保不住一进入大千世界就穿帮了,被人家给人出来。

来到大门前,王长老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求见道祖”。那妖皇太子也是同样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妖族八太子求见道祖”。吱呀一声大门自动打开,王长老与妖皇太子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方才起身向里面走去。一进入密室就见到了矗手而立的太上道祖,二人再次施礼:“见过太上道祖”。太上道祖面露笑容:“都起来吧”。“是”二人起身,妖皇太子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那冰床。然后拿出一个玉盒:“道祖,塑身草就在这里”太上道祖手一招那玉盒就落在其手中,打开一看正是那塑身草。点点头:“不错,不错,确实是你北俱芦洲的特产塑身草吃草可以强化肉身,对于你妖族来书可是无上之宝啊”。王长老可从未见过什么塑身草,此时倒是相当好奇。放眼打量,只见这塑身草只有巴掌大小,三片叶子,全身呈墨绿色,看起来很是平凡。但是你要是细细的感知一下会发现这么一株小草居然生机浓郁无比,当真是奇怪至极。

太上道祖看了二人一眼:“有了塑身草就好办了,你二人退后且看我施法”。太上道祖的话音刚落,妖皇太子与王长老飞速退后,不敢打扰,怕耽误了太上道祖的做法。太上道祖手掌一挥,倾城仙子体表的禁制、寒冰俱都被瞬间消散下去。双掌将那柱塑身草轻轻的给夹在手掌之间,轻轻的一动,那塑身草就化为一股灵气自空中飘舞。太上道祖手掐法诀:“赦”。就见那股灵气顺着倾城仙子的鼻子、嘴巴钻进了身子。随后以肉眼可见的变化,见到倾城仙子体内有一股墨绿色的能量在体内穿梭,用那浓郁的生机去修复其肉身。太上道祖松了一口气:“直等到半个月后其醒来就好了”。闻言王长老与妖皇太子俱都是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妖皇太子看了王长老一眼,随后一咬牙:“道祖,在下有一事相求”。太上道祖面露奇异之色的看着妖皇太子:“你父亲乃是北俱芦洲的有数大能,其神通法力并不比本座弱,你有何事居然非要请求我不可”。

妖皇太子面露苦涩:“道祖,我上山之时曾看见我妖族百万民众遭劫,曰夜不得脱身,受人奴役,望道祖看在我两派交好的份上就放了他们吧,这些可怜的妖族只不过是受了上位凶兽的驱赶方才坐下冒犯太上教的打错,道祖如若肯放了他们,那所有的过错具有我一个人担当”。说完就向着太上道祖行了一礼。太上道祖此时到是难办了,那百万妖兽居然敢侵犯太上教,不惩戒一番如何威慑天下,昭告众生,显示我太上教的威严。而且有了那百万妖族曰夜不息的吐纳曰月精华,太上教的弟子进步极快,根基极其稳固。要知道那曰月精华可是打道基的最好东西之一了,要太上道祖放过那些妖族,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太上道祖犯了难,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一旁的王长老,希望他出来给打个岔。毕竟这妖皇八太子把两家的交情给撤出来了,太上道祖要是不放人那两家的面子上都不好过,而且心中都会产生芥蒂,实在是不利于以后的结盟,谋划。不过这个时候王长老可是没有注意太上道祖的两难,而是在专心的看着倾城仙子的肉体,好像是怕其出什么意外似的。没有办法,太上道祖只好道:“既然为了我两家的交情,而且那些妖兽确实是无辜,那一会就叫王长老陪你走一趟,将那些个妖兽给放出来就好了”。此言一出妖皇太子面露苦色:“道祖,某非你老人家不知道嘛,以王长老的神通法力根本就破不开那禁制”。太上道祖闻言面露疑惑之色:“不会吧,张世阳那小子只是道尊境界,王长老已经是道主中期,其二人修为是天差地别,如何破解不开这禁制”。

妖皇太子闻言道:“还请道祖明鉴,先前上山的时候王长老确实是和我说过那禁制玄奥无比,以王长老的实力根本就奈何不得那禁制”。一旁的王长老闻言顿时一惊,怎么说着说着就将自己给扯进去了。一旁的妖皇太子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也觉得不妥,只不过如今百万妖族就在那里受苦,如若自己能够将其救出,那自己以后在北俱芦洲的威望定然是大增,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还是自己顾自己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