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还有拒绝的理由吗(1/2)

王长老的话引起了在场的众位弟子的一致吐槽,一旁的妖皇太子闻言也是心中暗道:“这倾城修行是把脑袋给修傻了,灵宝在前怎么能够拒绝呢,而且听那个小子所说这至宝好像还是那小子欠倾城的。不行,如今倾城因为那四大凶兽连法宝都被毁去了,我可不能叫倾城吃亏”。念头转动间妖皇太子看了陆倾城一眼,同样劝说道:“倾城,你就收下吧,否则辜负了师侄的一番美意岂不是叫人伤心”。一旁的太上道祖闻言对于妖皇的话嗤之以鼻,从心中暗骂:“你个傻帽,乱说什么话啊,要是收了这宝物,没准来曰你未婚妻就跟人家跑了,或者,一旦收下之后你丫的就要多一个情敌,到时候看你还笑得出来”。倾城仙子看了一眼张世阳,又转过头看向妖皇太子,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只好将目光看向太上道祖。太上道祖本来就不大算搀和进这些个儿女情长的破烂事情,可是此时感觉到陆倾城的目光,只好无奈的道:“倾城啊,既然大家都希望你收下,那你就收下吧,别辜负了世阳的一番美意”。

陆倾城闻言在心中不得不暗自诽谤道:“这算什么事啊,太上道祖这老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事情的起因经过,难道脑袋被驴踢啦”。不管怎么想,但是这情绪不能表现在脸上,只得笑语盈盈的伸手接过混天绫。张世阳看到陆倾城接过混天绫之后暗自松了一口气,先前那局势张世阳还真有点想不明白,有些糊涂了。就算是先天灵宝在珍贵,可是自己都将理由说出来了,倾城仙子应该没有了再推拒的理由了吧。可是事实到底如何,张世阳在刚刚突然间没把握了。此时看到倾城仙子收了混天绫,全身紧绷着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看向众人:“此灵宝名叫混天绫,乃是上品先天灵宝,妙不可言,有拿人困人之功,也有断裂再长之神妙,以后倾城师祖可是不用再担心这混天绫断裂了”。此言一出众人俱都是称妙,看着众人那闪闪发光的眼睛,张世阳嘿嘿一笑:“此灵宝乃是我独家炼制,必须有特别的祭炼法诀才能将此宝完全控制,发挥出全部功力,否则就算是得去此灵宝,那也是最多只能发挥出八成的威力”。

这话一出口就连太上道祖都是一惊,真的是好宝贝啊,选妙不可言。太上道祖在暗中悱恻:“难道这小子真的能够完全炼制成一件先天灵宝,连先天的祭炼口诀都有了”。想到这里又看了陆倾城一眼,心中暗自叹息。他也不想叫陆倾城收下此宝,可是当时的情景他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在僵持一会恐怕就会叫有心人看出端倪,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如今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有这么几个人知道,到时候事情也好解决,省的伤了颜面。到时候大家都不好过。太上道祖的这一番心理活动外事无法揣测的,看着在哪里面带笑容的张世阳,太上道祖眼睛一转,道:“世阳啊,你这法宝既然有祭炼的法诀,那你还不快快传给你倾城师祖,难道你还想藏私不成,还是说你不想将此宝送出去”。听了太上道祖的这句话,张世阳在心中暗自骂道:“这老家伙真多事”。本来张世阳打算一会大家散去之后自己独自去找倾城仙子献上法诀,独自相处待上一会,可是谁知道这好事被这老家伙给打破了,张世阳甚至怀疑,这老家伙是故意啊。

听了太上道祖的这话,张世阳不好在推诿,只好道:“多谢道祖提醒,不然这事情还真的要叫我给忘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将这法诀传给师祖吧”。言罢抬起手指向着倾城仙子的额头按去。倾城仙子看到张世阳过来的手指,下意识的就想躲避,毕竟被一个男子触碰额头实在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不过张世阳的手指好像布满了玄奥,倾城仙子明明想躲开,可是那手指还是非常准确的点在了她的额头。在众人眼里张世阳的修为低于倾城仙子,用手指传播法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想仙侠小说中一挥手就将法诀打入别人的脑海那可是不现实的事情,不管是谁,只要是修心之人,要想将法诀一挥手就化作流光打入别人的脑海那可是要有着几倍的实力差距。

张世阳感觉到那额头的光华软腻,有些爱不释手。不过确实不敢造次,乖乖的传输完法诀之后就见手指拿开,不过在拿开的瞬间忍不住轻轻磨砂了一下,动作微小,估计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就算是看出来也定会以为是正常的动作不小心弄的。法诀传输完毕,倾城仙子睁开眼睛,眼睛里面平静无波,也看不出是欢乐还是愤怒。只是平静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后到:“我新得至宝,喜不自禁先要祭炼一番,告辞了”。言罢就化作流光飞走。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这演的是哪一出啊,刚刚还百般推拒,现在有迫不及待了,不由的感叹,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很奇怪,就算是高傲如倾城仙子也不例外。还是王长老哈哈一笑:“想必是世阳新祭炼的宝物威力强大无比,倾城仙子定然是见猎心喜,情不自禁的就去摆弄自己的新宝物了”。顿了顿看了张世阳一眼:“世阳啊,你何时能为我炼制一件先天灵宝啊,你看看我啊,现在可是穷的连一件法宝也找不到”。

张世阳闻言翻白眼:“师叔,你老人家当然身上找不到任何一件法宝了,要知道,好的法宝可都是藏在气海丹田紫府之内,能找到才怪”。王长老闻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声的道:“谁会嫌宝物多啊,以前虽然听说过你能够炼制宝物,但是可没听说过你连先天灵宝都能给整出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对方毕竟是太上教的一方大能,这点事情上张世阳也不好不给面子,你不是想要法宝嘛,好啊,我答应你,咱们不好拒绝你,但是可以玩拖字诀啊。于是笑呵呵的道:“师叔说的是,等到师侄什么时候有时间什么时候定然会为师叔炼制一件最好的先天灵宝”。果真,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的拖字诀一使出来就绝杀了王长老,王长老闻言拍了拍张世阳的肩膀:“小子,有前途,亏我小时候没有白疼你,那我就安心的等你的至宝咯”。张世阳眨眨眼睛有些疑惑,“疼我?”咱们以前很少见面的好吧,我这是第二次见你那,你疼我?。张世阳此刻终于感觉到这老家伙的无耻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