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神剑飞仙宗(1/1)

不说妖皇太子的心中算盘,只说在去往神剑飞仙宗的路上有一个看起来相当喜人的丫头。这丫头哭哭啼啼的,再配上那花容月貌值叫人看了好不怜惜。从太上教到神剑飞仙宗的距离有多远?太上教的领地有多大?以张世阳的法力也要月余,跟个何况这小丫头仙道未成,等到这果儿到了神剑飞仙宗的时候已经是半年过去了。果儿从未吃过这样的苦,神剑飞仙宗在哪里?,果儿从未出过门,所以也就无从知道。不过还好,果儿这个丫头的运气不错,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总算是来到了神剑飞仙宗。远远地隔着万里就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剑气冲天而起,神剑飞仙宗的宗门方圆几万里都在着巨大的剑光笼罩之内。停在神剑飞仙宗的宗门口,就有弟子迎了上来:“这位道友,此乃我神剑飞仙宗的宗门,不知道道友来此有何贵干?”。这守山门的弟子此时是十分的奇怪,这看起来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居然哭哭啼啼的来到宗门,莫非是哪个师兄弟在外面惹了风流债,被人家追到山门来了?。

话说这丫头也真够能哭的,居然离开了山门一直哭到现在,眼睛肿的像是一个桃子,也不怪大家都说这女人啊还真的是水做的。果儿看着这弟子,擦了擦眼睛:“还望道友通传,晚辈果儿乃是张世阳的弟子,奉师命来此拜见神剑一前辈”,那弟子闻言一惊:“乾坤袖,你是袖里乾坤张世阳张前辈的弟子?,晚辈四眼,乃是一条四眼蛇化形,见过前辈”。果儿闻言一个头俩大心中实在是不明白眼前这和自己、不、不、甚至是比自己还要大的家伙,怎么会成了自己的晚辈。不过这丫头甚是激灵:“原来是四眼道友啊,你切先去禀报神剑一前辈,待我下回遇见师尊定会在师尊面前提及你的”。那四眼闻言激动地“丝丝”舌头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直将果儿吓了一跳。四眼蛇谗言观色是好本领,见到自己无意之间吓到了这位小姑奶奶,于是赶紧将舌头一收:“小姑奶奶莫急,待我前去为你禀告”。四眼蛇看着这小姑奶奶眼睛肿的像是一个桃子,定然是知道出了大事情,不敢耽搁急忙向着大阵内走去。

果儿此时到了神剑飞仙宗精神顿时放松了下来,再看看这神剑飞仙宗果真是好景色,山水秀丽,只比太上教差了那么一筹而已,毕竟太上教占据的乃是天下万脉之祖,这可真的是比不得。过了一会就见两道流光从山上飞了下了呼吸之间就到了近前,遁光落去却是先前的四眼蛇和一个面目彪悍的大汉。这大汉走上前来对这果儿一礼:“师妹有礼了,我乃师尊坐下三弟子铁塔,奉师尊之命前来接应师妹进去”。果儿不知道这家伙的师尊是谁,但是对方既然叫自己师妹,那其师傅定然是与自己的师尊同辈。点点头应了声是,就与对方进去了。走到一处大殿,那铁塔对这里满喊了一声:“师尊,弟子带着师妹到了”。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不温不火的声音:“都进来吧”。铁塔对着果儿道:“师尊喊我们进去”。走进去果儿就见到了一个白衣男子,这白衣男子带着一点点的书香之气,就好像是一个凡人士子。

“果儿拜见师伯”果儿上前行了一礼。那中年男子轻轻一笑:“无须多礼,本座既然与你师尊交好,你在本作面前也无需这般拘谨”。顿了顿,这白衣男子开口道:“怎地就你自己来了,你师尊你?”。果儿闻言眼睛果真再次红了:“不敢隐瞒前辈,晚辈是奉了师尊之命来神剑飞仙宗找神剑一前辈的,还请师伯通传?”。那男子闻言一愣:“你不认识我?”。随后喃喃自语:“也对,你我未成见过面,何尝认识我”。看着又要哭哭啼啼的果儿,神剑一面色一变:“本座就是神剑一,你师尊怎么了,为何做这等状态?”。果儿闻言一呆,神剑一是谁整个起源世界恐怕没有不知道的,可是过儿万万没有想到,张世阳虽然令自己来投奔神剑飞仙宗,但是张世阳居然与神剑一同辈论交。“扑通”一声,果儿跪下:“还请师伯救我师傅一救,我师父反出太上教却被太上道祖已经诸位长老围攻了”。虽然不知道为何张世阳能够与神剑一平辈论交,但是现在既然是神剑一当面,求他准没错。

神剑一闻言也是一呆,这张世阳居然反出太上教?这是为何?,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定然是石破惊天,起源世界也要震上一震。神剑一目中晶莹,一道剑气将空气给刺破:“你师父为何反出太上教?”。果儿闻言道:“定然是与妖皇太子脱不开关系,我师父囚禁了百万妖族,定然是那妖皇太子在暗害我师父,我师父气愤不过就对那妖皇太子出手,那妖皇太子打不过我师傅就跑到太上道祖哪里去告状,结果太上道祖处事不公,我师父一怒之下和太上教断绝了关系”。神剑一闻言眼睛之内的光华收回:“你来之时你师父可有什么交代的?”。果儿闻言道:“不曾有,只是叫我来找师伯你”。神剑一闻言点点头,闭目沉思:“这张世阳的神通法力自己在混沌之中就已经领教过了,他要是一心想逃太上道祖绝对不会相信太上教之内会有人能够留得住他,既然自己留不住张世阳,那么太上教主也定然不能。只是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谋划,要是自己去了说不住还会给他添乱,他既然没有求自己去救他,那自己也不必多此一举”。

想到这里神剑一睁开眼睛:“果儿,我与你师父交情不浅,你师傅教你来这里那你以后就在此住下,你既然也与你师傅一起脱离太上教,那今后这神剑山庄就是你的宗门,你的家,你师傅定然有自己的谋划,你无须担心,待到你师父脱困之曰定回来见你”。既然神剑道祖都这么说了,果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修为浅薄,要是出说什么为张世阳复仇的话绝对是妄想。神剑一看这果儿:“你现在修为浅薄,你师父可否传你大法?”。果儿闻言点点头:“来的时候我师父传了”。神剑一也点点头:“我本来还担心你修为浅薄你师父当时匆忙未传你大法,既然传了也无需我艹心了,你师父神通法力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高绝,也无需改学我神剑飞仙宗的法门了,既然如此那你以后的定居之地就在你师父的山头吧”。说完之后对着那个铁塔一般的汉子道:“铁塔,你稍后领你师妹去你张师叔的楼阁,你师妹初来乍到对我神剑飞仙宗并不熟悉,你全权负责照顾你师妹的饮食起居”。铁塔闻言一躬身:“是,师傅”。

看着退出去的果儿与铁塔,在屏风后面走出一个容颜靓丽的少妇:“师兄,你怎么不去救一救世阳”。神剑一摇了摇头:“别看世阳才道尊境界,但是其神通法力并不弱于我,估计是他自己有什么谋划,我要是去了岂不是添乱”。少妇闻言风情万种的白了神剑一一眼:“你就这么方向,要是他真的中了太上道祖的暗算该如何是好?”。神剑一闻言皱了皱眉头:“说得倒也是,那太上道祖身为天下第一道阻,说不准有什么手段暗算了世阳,看来我要走一趟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