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灵机一动参大道,欲篡天意(1/2)

证道之路多坎坷,甚至说,证道之路已经定型了。除了道祖鸿钧的三尸证道成圣外加功德证道成圣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人能够在成圣。证道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的,不是那么好摸索的。道祖鸿钧的大道只不过是给大家一个指引,一个辅助的作用。斩却三尸可以免去杂念的侵扰,更加专一,更加容易的悟道。在证道的路上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一旦走错了就没有办法回头了。多少人甚至大道已经领悟了九分,但是最后那一步却是迟迟的没有勇气迈出。

最后一步,迈出只后,成则海阔天高任鸟飞,败则轻者道心崩溃,无数年的苦修化为流水,严重的遭到混沌的反噬,身死道消。想一想,一个信徒信仰了无数年的神突然间有一天他发现自己所信仰的神是假的,那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信仰崩溃?。不可想象,不能想象。

面对着道祖鸿钧的手札,张世阳一边有一遍的不断的拷问着自己的道心。道祖鸿钧合道之后已经创建出了一条真正的能够安全通往混元的大门,但是张世阳一直感觉在自己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问自己:“道祖鸿钧的大道真的是你张世阳所想要的吗?”。张世阳一时犹豫,一时又显得很矛盾。毕竟一条通天大道摆在眼前而你自己却在质疑着自己的的内心,这绝对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是道心的煎熬与磨练。毕竟没有谁会放着大道不选而去选择一条不知道未来,不知道终点在哪里的小道。

大道平坦,一路风雨无阻。小道是未知的,要爬山涉水,还要防备那些个蛇虫猛兽。这两条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摆在张世阳的面前,张世阳却显得犹犹豫豫,真是一个傻帽啊。张世阳看着道祖鸿钧的手札,嘀嘀咕咕的在心底自语:“天地有寿命,曰月有寿命,天地依托混沌而生,圣人依托混沌方能不死不灭,要是有一天混沌出现变故,那圣人与天地其未来皆是不可测的”。张世阳看着道祖的手札,一边不断的回顾检查自己身上与道祖鸿钧不一样的地方,自己的优点与弱点所在。

张世阳思考了一会,突然间眼睛一亮:“道祖鸿钧得到造化神玉的碎片,而自己有一只来历莫名的眼睛,而且自己的这只眼睛可是相当的不平凡,能够发出先天不灭灵光,貌似与造化神玉相比也不知道是哪个强那个弱”。张世阳的神念在自己的身体之内穿梭:“道祖鸿钧的造化玉蝶而创造出一条大道,而自己有着一个神奇的眼睛,未必不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大道”。

张世阳想到那只功效莫名的眼睛,心中多出一点点的底气。自己也不是没有优势嘛。不过随着神念的穿梭张世阳的神念来到了左手上面。在张世阳的神念看来,可以清晰的看到右手上面无数个古朴简陋散发着混沌之气的符号烙印在其上。不过说是烙印在左手啊也不正确,更准确的说是应该烙印在张世阳的元神右手上面。张世阳修炼黄不灭之体,肉身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皮囊罢了,虽然说张世阳现在的这个皮囊已经是仙肌玉骨,但是对与张世阳玄黄不灭元神来说,这肉身依旧是可有可无,甚至是张世阳要是想要这样的肉身随时都可以化出无数个这样的肉身。

张世阳此时神念突然间看到左手五指上面的混沌符篆有些呆住了,甚至张世阳隐隐约约的感到一丝机缘在冥冥之中降临。虽然张世阳感觉到了机缘的降临,可是就是感觉却了一点什么。就好像是一层窗户纸,张世阳感觉一捅就破。但是就是这一层窗户纸,将张世阳的灵感给阻挡在外面。张世阳感觉自己现在还缺一个灵光,只要有一点点的灵光闪现,张世阳有把握抓住机缘。

张世阳从来都没感觉到证道之机,大道之路离自己如此之近。看着那带着丝丝混沌之气的符篆,张世阳有些痴了,嘴中逐渐的喃呢道:“符篆,符篆,,,我的证道机缘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