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南极上门,赌战(1/2)

一众大能横跨时空的丝绦,俱都是面露惊讶之色,真没想到中土那等灵气贫瘠之地居然还有大能在练法。

不过现在大劫即将开始,谁也不愿意多费时间,精力去出手试探,莫名其妙的得罪一个大敌可不是聪明人干的事情。

随着三千涤韬的横空,整个中土的红尘之气都好像是稀薄了一些。张氏在洞府之内看着暗暗叫道:“不好,这红尘之气乃是凡人的保护伞,要是没有了这业力冲天的红尘之气,那些个大能岂不是可以任意降临”。

随即将三千丝绦收起,神念悄悄的横空而起,观察这中土的红尘之气,看看这三千丝绦一阵吸收对于那红尘众生有什么影响。

这一观察可真的是将张世阳给吓了一跳,原先浓郁无比的红尘之气稀薄的了许多,不过红尘众生无数,杂念繁多,这无尽的红尘之气组成的海洋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复。

最关键的是,红尘之中的红尘之气减少直接导致了大劫推迟,张世阳与这方天地因果结大了啊,说不准这一大劫就要做那应劫之人。

张世阳嘀嘀咕咕的看着天空:“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本来就已经在东海做下无尽的业力,现在加上大劫之事,只是毛毛雨而已,而且张世阳并未破坏大劫,之事将大劫之事推迟了一段时间而已。

三千涤韬组成一条腰带,被张世阳给系在腰间。一身白色的粗布麻衣,腰间看起来是一条颜色多姿的丝带,看起来相当的朴素,直叫人不由的叫一声风姿不凡,气质出众。

轻轻的撤去禁制,张世阳一步走出,看着这蔚蓝的天空,突然间眉头微微的皱起。

一阵阵破空之音传来,张世阳有些个无奈:“果真是一群苍蝇,闻道腥味就争先恐后的追了过来,这世间之人果真是奇怪,作为修行之人也看不穿这世间的种种,六根不净,贪念丛生啊”。

张世阳话音未落,就见到一道遁光显化在身前。

不过张世阳此时是有些惊讶,张世阳修道万载,能够令他惊讶的事情并不多,但是眼前却是偏偏有一件。

张世阳还未与那遁光之中降下的人影说话,就见唰唰的十几道遁光不分先后的降下。那十几道顿光之中有男有女,有修士,有道姑,还有几名散修。

不过第一位来到此地之人身份显然不一般,那后面的十几道顿光降落之后刚刚要开口,就见到其中一位散修惊讶的道:“南极老祖”。

其余几位散修此时也大惊:“南极老祖?”。

“见过前辈”“我等不知前辈在此,还请前辈恕罪”“前辈万安”

这南极老祖的威望愈加的隆重,尚未开口就令这几位修士生出了退意。

南极老祖看着面前的张世阳,带着一个白玉面具,面具上面流光闪烁,看不出深浅,煞是不凡。

南极老祖感觉有些棘手,不过这些年来南极老祖威望愈来愈盛,独霸中土之南,骄傲之心与曰俱增。

不去理会那几个散修,这南极老祖盯着眼前之人猛瞧了一会之后,看不出深浅,心中暗自喃喃自语:“不知道中土何时来了这等修为不凡的修士,不过道祖一般不会降临这红尘之中,所以这红尘之中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南极老祖此时看不出张世阳的深浅,而且这红尘乃是最大的依仗,不可能有道祖降临,是以没怎么将张世阳放在眼中。

张世阳对于这南极老祖还是有些个印象的,修仙之人的记忆不是一般的好,张世阳记得上次抢夺皇朝金榜之时就有这个老家会出手,这老家伙在中土声望不凡,颇具名气,不过张世阳在道尊境界的时候就将这个老家伙给煸了。

现在虽然说不知道这些年为何这个以前不入眼的小角色为何得这般造化,居然比一些个无上的大教天才先突破,但是张世阳现在不是也突破了不是吗?。

张世阳嘴唇轻轻一动:“南极老祖,你不在你的道场纳福,来我这穷山恶水干甚”。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