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悲情,危机(1/2)

阴素道祖面带着疑惑之色,看着周围的众人,然后又将目光转向太上道祖:“还请道友赐教”。

太上道祖冷冷一哼,没有说话,将目光转移,看向高空。

神剑一苦笑,走过去对着阴素道祖一礼:“先前是在下失礼了,不得己将道友在自醉酒中叫醒”。

阴素道祖翻了翻白眼,没有说话,等着神剑一的解释。

神剑一叹了一口气,将阴素道祖先前醉酒失言的话给重复了一遍,只见阴素道祖“呀”了一声,然后来到太上道祖面前一礼:“在下酒后失言,无意间给道祖添麻烦了了,还请道友恕罪”。

太上道祖面色有些个难看,现在不是与他们翻脸的时候,只好僵硬的笑道:“无须多礼,酒醉人不怪”。

只是看太上道祖这笑容好像是比哭都难看。

太上道祖现在是将阴素道祖,以及诸位宗门的老祖给活劈的心情都有了,不过人家不想要和你来硬的,只是给你软刀子,叫你有苦说不出,哑巴吃黄连啊。

阴素道祖闻言退到一边,那被阴素道祖给震惊住的张世月与张世星此时有些个惊慌失措,张世月扑倒阴素道祖面前,眼睛中地带着不敢置信之色,有些个疯狂的抓着阴素道祖的手道:“道祖,这不是真的是不是?,你快说啊,这不是真的”。

阴素道祖有些个疑惑的眨眨眼睛,徶了一眼太上道祖那僵尸一般的面孔疑惑道:“什么是真的是假的。你们在说什么啊,本座怎么听不明白”。

阴素道祖此时学会装糊涂了,太上道祖现在已经是一个火药桶了,好事不去刺激他的为好。

张世月没有那么多的心机,此时早就被张世阳死的信心给扰乱了心思,那里还会理会为何阴素道祖会如此容易醉酒,就算是阴素道祖是个女人也不应该啊,毕竟他是道祖啊。

“就是你说我哥哥被道祖给打死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张世月此时有些个不敢相信张世阳就这么走了。

虽然说张世月与张世阳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啊,而且在起源世界,只要是年轻一辈,听到张世阳的名字没有一个不挑起大拇指赞一个的。

听这张世阳传说长大张世月早就将张世阳当做自己的哥哥兼职偶像以及前进的目标了,此时听到张世阳居然被打的魂飞魄散,当然是忍不住惊慌失措,不敢置信了。

虽然说在问阴素道祖,但是在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要是张世阳还好好或者的话,自己的父母怎么会反目成仇。

阴素道祖眨眨眼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道听途说而已。做不得准的”。

张世月闻言有些个失魂落魄。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边的张世星也有些呆傻,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个什么。

太上教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一边的诸位长老,李道宗来到太上道祖身边,躬身道:“道祖”。

太上道祖点点头:“你去安抚一下诸位长老。叫他们都回去各自修行,无故不得乱走”。

李道宗领命而去,过了一会回来之后看着太上道祖僵硬的面色,有些个奇怪,试探着问道:“道祖。今日不是要恭贺我教有两位长老晋升道祖吗,这两位长老怎么打起来了”。

太上道祖面色不好看。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这些个事情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你就别管了”。

李道宗闻言不敢多说,安静的立在太上道祖的身后,不过随意的一扫此地众人,却是看到神色呆滞的张世星与面露疯狂的张世月,李道宗是一个聪明的人,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得轻轻一叹。

此刻,高空中交手正是处于火爆的时候,张庆与李茜是真的打出了真火,不在留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